保护野生动物贵在堵疏结合——《长沙晚报》评论员袁云才


  2018年11月7日,《长沙晚报》评论员袁云才就“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鳄鱼产业分会”成立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。   

\


  以下便是《长沙晚报》上登载的《保护野生动物贵在堵疏结合》全文:
        
  10月31日,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鳄鱼产业分会成立大会在长沙召开。这是第一个全国性鳄鱼产业社会组织,与会专家表示,对推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具有里程碑意义。本次大会首次集结鳄鱼全产业链从业者,构建广阔产业交流合作平台,将在提升产业整体竞争力,促进产业发展在精准扶贫方面做出贡献。

  说起鳄鱼,人们感到既熟悉又陌生。说熟悉,是因为鳄鱼皮革乃至具有药用价值的鳄鱼肉、鳄鱼血等,是很多人喜爱的奢侈品;说陌生,是因为这种曾与恐龙同时代生存的爬行类动物,如今已越来越稀少,一些品种已处于濒临灭绝状态。在此背景下,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鳄鱼产业分会的成立,对于加强行业自律,引导企业开展人工养殖和规范利用鳄鱼资源,进而保护好野生鳄鱼,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事实上,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,不外乎堵和疏两种方法。堵,就是严禁捕杀,对偷猎、偷运、违法销售者进行严格执法,从源头上堵住瞄准野生动物的枪口。疏,就是引导人工养殖、科学研究、合理利用,满足市场需求。实践证明,往往堵与疏相结合,才能更有效地保护好野生动物。比如娃娃鱼,一些地方的人工养殖不仅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,而且缓解了对于野生资源的破坏。又如鳄鱼中的湾鳄、尼罗鳄、暹罗鳄等,本来是濒危物种,因为商业价值高,养殖的人越来越多,数量也在逐年增长。相反,越是养殖难度大、商业价值小的濒危物种,如华南虎、穿山甲等,其保护状况越发令人揪心。

 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,人类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大,留给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当此之时,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越来越显得任务紧迫。我们希望,作为第一个全国性鳄鱼产业社会组织,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鳄鱼产业分会能始终坚持保护优先、综合利用、严格监管的原则,始终将“保护”二字放在第一位,将鳄鱼产业树立为水生野生动物保护与产业协调发展的典型。希望更多种类的野生动物,也能拥有通过“疏”的途径来保护它们的“娘家”。如此,一些濒危物种在正向的人工干预下,可能逐渐恢复生机,并形成保护与利用的良性循环。



  同时长沙新闻频道也对此次协会的成立进行了相关报道。该视频是鳄珍品牌策划部对新闻报道进行整理后的呈现。

  


  扫描下面二维码,可获悉更多鳄鱼与鳄珍品牌相关知识。还有机会得大奖哦!
 

\